最后的亲情

推荐人:匿名 来源: 故事中国 时间: 2015-03-21 09:57 阅读:
穷姐姐富妹妹

  春节时,叶春莉回了趟老家,想把姐姐叶秋兰带出来。叶秋兰和她老公徐彪在一家村办爆竹厂当工人,生活很苦。叶春莉的先生唐宇是一家餐饮公司的总经理,让唐宇给叶秋兰和徐彪安排个工作是不成问题的。春节还没有过完,叶秋兰把儿子大虎扔给他奶奶,自己和老公一起跟着妹妹来到了城里。

  叶秋兰夫妻是第一次从农村来到大城市,看到叶春莉家富丽堂皇,叶秋兰和她老公一惊一乍,两家相比,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悬殊太大了。

  唐宇见老婆把叶秋兰两口子带来有点不高兴,倒不是为了别的,主要是事先没和他商量。叶春莉说,姐姐对她有恩,叶秋兰大叶春莉三岁,当初姐姐考上了高中,她刚好上初中,家里条件不好,父母就不想让叶春莉上学了,而叶秋兰情愿放弃自己的高中,让妹妹去读书。以后叶春莉上了大学,还是叶秋兰拿出打工的钱让叶春莉交的学费。瞧着老婆眼泪汪汪,唐宇的话也软了下来。

  “我不是责备你的意思,我是说这事你应该先跟我说一声,我也好做个安排。不然会委屈了他们。”听唐宇这么说,叶春莉知道老公答应了,忙说:“只要给他们找个工作就行。”

  叶春莉家的保姆过节还没有回来,叶秋兰就在妹妹家帮忙。唐宇把徐彪安排在他餐饮公司下面一个饭店做店堂副经理。

  没想到,徐彪第一天上班就和人打起来了。这天店里特别忙,徐彪也在店堂帮着一起上菜,不想他嘴里叼着烟。顾客对他提了出来,说他的烟灰掉到了他端来的菜里,要他去换一个。徐彪不肯换,那顾客也是个不买账的主,说我就不信了,有你这样做服务员的吗?两人吵了起来,也不知道徐彪的手碰到了人家,还是对方的手碰上了他。于是就打了起来,人家有三四个小伙子,徐彪就是再厉害,也打不过人家。最后警察来了,饭店还被罚了款。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火的徐彪回到家里,被叶春莉也是一顿数落,说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吗?你以为这是在你们家啊,叼着香烟想怎么着就怎么着,顾客就是你的爷,你就是委屈成灰孙子,也得忍气吞声。

  徐彪有火没地方发,一人生闷气。

  唐宇喜欢收藏酒,他们家有许多世界名酒,专门放在一个玻璃柜子里面。徐彪又是个酒鬼,看到唐家这么多酒,不拿出来招待他,总是在老婆跟前嘀咕有钱人就是小气,这么多酒只是摆摆样子,不让他尝尝。叶秋兰骂他,你就只知道喝,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窝着气的徐彪总得找个地方出气吧,晚上趁着家里人入睡了,他悄悄起来,打开好几个放在玻璃橱里的酒瓶子,各喝了一点,然后自作聪明把喝过的酒里兑了水。十几瓶好酒就这样被他糟蹋了。

  第二天早上唐宇就发现了,知道肯定是徐彪干的好事。唐宇对着徐彪骂道:“你给我糟蹋一瓶也算了,怎么愚蠢到还要给我作假。”

  徐彪这时酒已醒了,知道自己闯祸了。叶秋兰连连赔着不是,说:“我们赔,我们赔……”

  “你以为这是外面普通的酒吗?你就是有再多的钱也赔不起。”唐宇忿忿然,叶春莉也在一旁帮着姐夫讨饶。

  加之店里的事情,唐宇断定,徐彪是个不可用之人。放在这里早晚要出事,他对叶春莉说,还是给他们些钱让他们回老家得了。

  “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吧,他们刚来城市有些事情不懂。有了这次教训,今后他们会知道什么不能做的。”叶春莉为他们求情。

  唐宇不再说什么,要留下他们也可以,只是他有个条件,就是不能让他们再住在唐家了。叶春莉有些为难,他们家住别墅,让姐姐一家到外面借房,这事要传到乡下,让她有何颜面。叶秋兰倒是很坦然,穷人和富人是有区别的,哪怕是亲姐妹也不例外。就是今天她不搬出去,早晚她还得离开妹妹家。

  叶春莉给姐姐在外面租了房子,也给叶秋兰在一家仓库找了份工作,也就是发发货,不是太累的活儿。

  姐姐的心思

  到了新的出租房以后,徐彪还是做他的副经理。叶秋兰下班回到家里,时常会一人对着墙壁发呆。徐彪知道她在想什么?不阴不阳说,各人自有各人命,别瘌蛤蟆想吃天鹅肉了,认命吧。

  叶秋兰脚里的鞋子踢向了徐彪,骂道:“我要是嫁个好男人,就有好命了。碰到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算我瞎了眼。”

  徐彪是个怕老婆的主,见老婆一骂,屁也不敢放。

  叶秋兰对妹妹说,她还想利用晚上去多打一份工。叶春莉知道她在想什么,说:“与其这样辛苦打工,还不如学门手艺,有时有手艺的活能抵得上打几份工的钱。”

  叶秋兰想想也对,那学什么好呢?叶春莉说你过去读书也不错,要不学个财会什么的。叶秋兰想了想,说她想学厨师。

  叶春莉说女人学厨师是很累的,叶秋兰仿佛心里早就有底,笑笑说,她不怕苦,就是想做个自个喜欢的事情。叶春莉明白了姐姐的意思,果真送她去厨师班学习。

  自从叶秋兰学了厨师以后,时常爱来叶春莉家露一手,给她烧几个好菜。本来叶春莉夫妻俩总是嫌保姆菜烧得不好,喜欢到外面去吃。吃了叶秋兰烧的菜后,本来对叶秋兰没有好脸色的唐宇,有时会禁不住夸叶秋兰几句。

  可是,没多久唐宇的好脸色又没了,事情还是出在徐彪那里。

  应该说,徐彪也是努力的,他也想过上好日子,所以工作也很卖力。那晚,账台的收银员正好家里有急事向他请假,另一个收银员还没赶来,徐彪就上去顶了一会,也就是这一会儿工夫,账面上少了一千元,大家都认为这是徐彪所为,徐彪却是实实没有拿过,他不知道这是大家联合起来给他下的套。事情闹到了总经理那儿,唐宇本来就对这个姐夫有成见,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免去了徐彪店堂副经理一职,让他去公司仓库当了一名搬运押车员。徐彪受了这一冤枉,心里对唐宇有恨了。

  叶秋兰知道老公的委屈,叹了口气说,如果你想有出头日子,就得学会忍受。

  徐彪记住了老婆的话,他把这口怨气压了下来。

  叶秋兰在无意中听到了妹妹的一个电话,原来叶春莉也有烦恼事。她和唐宇结婚七八年了,唐宇已经四十出头,叶春莉也有三十一二,两人就是没有孩子。检查出来是叶春莉不孕,叶春莉想找个人代孕,报酬是十五万。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