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的距离

推荐人: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02-10 12:56 阅读:
她10岁的时候,他25岁。他是她父亲门下的研究生。

  那年夏天,她的父亲领进来一个陌生的男人。父亲说:“小翎,来,喊张哥哥好。”然后她看见这个叫张哥哥的男人,变戏法一样地从身后拿出一只金发的洋娃娃。那一刹那的惊喜,连带出了少时懵懂的爱情,纯洁而执着。

  后来,他经常出现在她的家里。只不过大段的时间都是和她的父亲一起呆在书房里,只有临走的时候,他才转到她的面前,摸着她的头说:“小翎,要好好学习啊。”

  也有偶尔长时间的接触,那大多是周末的时候,他带着她去玩。

  这是她觉得最幸福快乐的时候。

  他带她去公园里爬山荡秋千,去陶吧里捏泥人,还去游乐场里坐过山车。在一圈圈天南地北的旋转里,她害怕,他说,小翎不怕不怕啊,有我呢,然后将她的头揽到自己的怀里,用一只手缓缓地拍。

  忽然间,她就不怕了,只是脸上红彤彤的象夏日天边燃烧的晚霞。

  她13岁的时候,他28岁。他从她父亲的门下毕业,从一名研究生变成了一家大公司的经理。但在另一座城市。

  那天晚上,他来向他的恩师道谢告别。她预感到什么,跑到厨房里问母亲。母亲说,家伟要走了,去另一个地方工作。她问,要走多长时间啊,一个星期够了吗?她的母亲笑起来,说不够啊,得一辈子吧。她问,一辈子是多长时间?母亲回答,就是永远。

  吃饭了,母亲在门外喊。她不回答,一个人在房间里对着词典里的“永远”流眼泪。她听见母亲的嘀咕,说小翎是怎么了,不会生病了吧。然后她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说:“小翎,快出来啊,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东西。”

  她经不起他的劝,跌跌撞撞地跑去把门打开。然后,这个她喊他张哥哥的男人变戏法一样,从身后变出一支钢笔来,黑色的笔身和金丝的镶边,挂钩上有一颗亮晶晶的水钻。他说,小翎乖乖地把饭吃完,我就把这支笔送给你,好不好?

  她跑到桌边坐下来,大口大口地扒光碗里的饭。然后她的手里就有了那支漂亮的钢笔。她躲到房间里细细地去看,一遍遍地抚摸,然后用她最心爱的手绢一处处擦起来,即便是最细小的接口也都不漏过。

  他要走了,她和父亲一起去车站送他。父亲把她喊过来,说张大哥要走了,你怎么不说话啊?她低着头,将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的后跟上蹭来蹭去。

  火车开了,父亲举起手对着窗口里的他告别,她却忽然追上去,在慢慢启动的车窗前问他:“以后我可以去找你吗?”

  他在车窗里笑,说:“可以啊,你大学考来这里吧。”

  后来,他有偶尔的电话或者书信过来。电话里,他只是到了最后才问起她的情况,书信里也是到了结尾才有只言片语的问候。但是她却欢天喜地,如获珍宝一般。她告诉他她正努力学习,准备以后考到他那里去。

  他在电话里笑着说好,或者在信的结尾说,到时候我去接你。

  她18岁的时候,他33岁。她在那年的夏天,接到了他在的那座城市里一所大学的通知书。她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说,她考上了。他在电话那头淡淡地说,好啊,什么时候来,我去接你。

  于是,她在车站人潮汹涌里看见五年不见的他。还是那样的英俊,只是眉宇间多了丝丝沧桑,看得她一下子泪如雨下。她急忙背过身,用手拭掉泪,因为她发现,他的身旁站着一个女子。

  她向他招手,他也向她招手。他说,你是小翎吗,长这么漂亮,我都不敢认了。

  他说话的时候,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周围的嘈杂如同被静了音。他的笑,还是那样温暖,让她想起五年前他带她一起去公园爬山荡秋千,去陶吧捏泥人的日子。但她不敢想她靠在他怀里坐过山车时的情景。因为,她知道,现在靠在他怀里的是站在他身旁的女子。

  他介绍说小翎,这是我的妻子香雪。然后又说,香雪,这就是小翎,我恩师的女儿。他的妻子笑起来,伸过手拿下她肩上的挎包说,家伟常提起你,说他带着你去公园爬山荡秋千。他说你特别怕坐过山车,是吗?

  空闲的时候,他开车过来把她接到他的家里。打开门,香雪必定从厨房里走出来,笑着说,你们看会电视,很快就好了。

  三个人吃饭,她碗里的菜最多,因为他和香雪一个接着一个地给她夹。香雪碗里的菜其次,因为他给她夹。而他碗里的最少,偶尔香雪会给他夹上一些,但大多数的时候,只有他自己给自己夹。

  每次看到他碗里没有菜的时候,她都想给他夹上一些,但是她知道,她不能。但她又不忍,于是只好说:“嫂子,你怎么舍不得给大哥吃菜啊?”说这话的语气,她的心里充满责备,但她知道,她只能用玩笑的阳平调。

  她的美丽与善良迅速在学校传开,一切关于她的话题都是最抢手的,这自然包括她在这座城市有一个姓张的大哥。每到他的车停在学校门口的时候,一大批男生眼里流出的都是嫉妒。但他们仅仅只是把他当作她的大哥。

  可是那天晚上,她在门口和他道完别,一个男生在校园的林荫里拦住了她。她以为他要向她表白,这样的情况她遇见的太多。可是,她听见他说:“你难道能这样一辈子下去吗?他有他的事业和家庭,你是多余的。”

  尖刻的话,刺得她的心有钝击般的痛。泪水哗得落下来,破碎在黑暗的秋风里。她毫无防备,藏了那么深的爱恋,竟然被他窥得清清楚楚。

  后来,她知道,这个看穿她心思的男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徐洋。

  她20岁的时候,他35岁。整整十年过去了,她从一个小女孩摇身成了亭亭玉立的女子,那么快那么神奇的,象当年她第一次看见他,他从身后变戏法一样地拿出一个金发的洋娃娃一般,时间呼地一下子过去了,无声无息。

  她在那年的日记本里写上一首歌名叫爱你多年中的词:爱你这么多年,青春空由寂寞填,难道你都沒看見。爱你这么多年,总是被你惹落泪,你要伤我到那天。

  他知道了学校里的这个叫徐洋的男生,也见过他,于是和香雪开始为他们创造机会。星期天的时候,他打电话给她,说小翎,今天我们一起去坐过山车吧。她欢天喜地地去了,却看见三个人站在游乐场的门口等她。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