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推荐人: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03-11 19:34 阅读:
春节回家,在车站候车,按惯例,每次这样的旅程我都会在候车室的商亭买上一两本杂志、刊物。一来,打发漫漫旅途的无聊与寂寞,二来,可以一筹对于书籍、报刊的思恋之情;源于往日匆忙的生活,已难得有这样的闲暇和专注,品味那份来自书香的怡雅。

  见书亭台前摆放着几本《读者》,不觉心生几分欣喜;《读者》,一直是我比较喜欢的杂志,年底前一个月刚刚在网上订阅了新一年的周年刊。欢喜中拿起两本翻阅、小读,做以选择性的浏览,一篇由笔名“凉月满天”所写的《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文章,豁然点亮了双眸。继而想起一年前曾在与之同名的《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网站发过帖子,也曾为持续了一个多月的原创首位而小骄傲了一阵;这么美好笔名的作者,这么美好的作品标题,撰写的文章一定不会差,想必该是冥冥中的一份慧缘,于是毫不犹豫地付了款。

  回程的列车我独自一人(幸好有一对母女为伴,同是直达终点的,母亲的健谈,一路无感寂寞。),行囊安排妥当,我便急切翻开一直握在手中的《读者》,直接找到第14页中的《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迫不及待地品读起来。然而,凉月满天的文章,看后却令我若有所失,略感几分落寞与惆怅。此文并没有让我感知想象中的如花美好,却只体会了年华似水流的伤感。于是悻悻然读过,心情凝重地匆忙合上了书。

  这时坐在对面的那位中年女子与我搭起话来:“怎么就你一个人?”,我笑笑:“是的”,随后便与她攀谈起来。因为距离太近,不经意就端详了她的容颜:白白的皮肤,月牙弯弯的秀眉,嘴唇小巧薄翼,一双美丽的眼睛大而有神。虽已似年过不惑,但仍风韵犹存,生生的一副美人胚子。猜想,她年轻时候一定是许多男子倾慕、追求的对象。可再细细一看,便心生了感叹;那眼角皱皱的纹痕,和明目下凸起的眼袋,就像珍珠蒙了灰尘,就像美玉含附了瑕疵,顿然使得这般浑圆的美丽淡去了光华。

  坐在她旁边的女孩一直很安静,见我把书放在了餐桌上,就拿起翻看起来。她的举动吸引了我的目光,默然凝望;见她大约不过二十岁的年龄,一张俊美、秀丽的脸,似一缕光照,耀眼而醒目;明眸含烟似波,万种春柔绕系眉间,肌肤白皙、细嫩,楚楚动人中,更多了几分闺中女子的优雅、恬静;花样的年华,纯粹自然的绽放,一份无可挑剔的美,只一眼,便给人以“暗里回眸深属意”的深刻印记。我联想起先生那“泼墨一纸的荷”:安静、清雅,神韵怡然;又想起早春的梨花白,纤尘不染的纯美,娇羞渲染的柔嫩。又恰似一樽飘香的美酒,使得品味的人心神不觉懿醉在那年华的美妙中。再仔细一打量,蓦然所思:哦,这不就该是那位中年女子年轻时代的模样?!最是心酸,她们如此的相似,却又如此的令人不忍去比拟。

  相望这两张截然的面庞,令我感慨万千:女人生命如花美好,花开芬芳,花儿娇美,却终逃不过花期湮逝的无情,终将落得褪了颜色,残败、凋零于红尘。流年似水,匆匆不觉晓,转瞬花红即赴逐水流,无从挽留。不禁思想:我的青春,还余几分颜色?悠悠然一声轻叹吐出唇齿。那母亲疑惑地望着我:“妹子,有什么心事吗?”我微笑:“没什么,想起刚才看的一篇文章,有些感慨,说女人如花,年华似流水的。”,她听后,也跟着一声长叹:“是啊,这女人啊,就是不经岁月的,一眨眼都四十几岁了。你看我女儿都这么大了,能不老吗?不想老,也被孩子给催老了呢!”,她望一眼那女孩,又说:“当年我像女儿这个年龄的时候也傲气十足、心气儿很高,谁都入不得眼的,可现在每天早上最怕照镜子,那是越看越没了自信!真是岁月不饶人啊!哎!”,我顿感疼惜,却无语以对,不知该用怎样的词句和适合的语气,来安慰她的感叹。

  “吹生命一池涟漪,秋风莫逆;化斑斑殷红浮萍,不胜风语。”,心头萦绕无尽怅然之感。转目窗外匆匆掠过的风景,此时列车驶离起点约半日有余,我,已身在归乡的中途。这一程,就像一段时光飞逝的生命之旅,已然没有回头的可能;只有前方未知的苍茫,和早已命定的终点。我的美好年华,也似剩余不多,美丽的花期也即将逝去。唯求,自己可以抓住尚存的一些美好光阴,让这一季花开无憾;但愿,待到因果的经年后,那抹回眸的记忆绚丽、灿烂,可以衾暖幕霞绯红的人生陌路。

  又想起凉月满天的那篇《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忽然懂了那笔触的忧伤、薄凉;想来,那撰笔的作者,定是位美好年华已逝的如花女子,才有那般萧瑟心境的文笔沉积。想来,那句“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原本就该是句叹语......

  (原创:花汐颜,笔名:花瓣雨露、一盏凝碧)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