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经典美文 > 烟火女子

烟火女子

推荐人:日光倾城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19 14:03 阅读:
有人用“不食人间烟火”来形容女子,出尘,脱俗,凡心洗尽,纤尘不染。但我却觉得她遥远,孤清,是远在云端的一朵停云,是栖在藕叶上的一滴清露,与人疏离,而隔阂,不似人间客。

  《石头记》里曹老先生给妙玉的评是“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一语成谶。李纨见栊翠庵的红梅开得有趣,又可厌妙玉为人,于是罚了宝玉去访栊翠庵,乞红梅赋诗,“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槎枒谁惜诗肩瘦,衣上尤沾佛院苔”,诗意禅静。

  佛院苔痕渐深,门庭枯寂少有人来。那女子生性清冷、孤傲,身上没有一点烟火气息,她如同一株雪水诗化的寒梅,兀自开着,兀自芬芳,俯看纷纭世相,才知自己与这烟火世间格格不入。

  也多想经书古佛,青灯看老。奈何尘缘未了,终究逃不过一个“情”字,一世清修,终是敌不过心魔。想来亦是痴人一个,可怜可叹!

  也许,染一点烟火味的女子,会比较可爱吧?

  像张爱玲,“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又委婉含蓄,又直白明了,那尘埃里的花,是有寻常颜色,寻常气味,与寻常模样儿。

  那个人,读到这一句的时候,心里也是喜欢的吧?她会为他低到尘埃里,自然也会为他洗手作羹汤。

  洗手作羹汤,这一句极有烟火味,想想都觉得温暖。一个女人,甘愿囿于厨房,也乐意用心烹调生活,她的美,在于不自知,在于不张扬,在于一粥一饭只为一个人。

  山河岁月,今生今世。

  胡兰成与张爱玲的结婚帖上书,“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平凡生活,简单愿望,原来也是可遇而不可求,如此,爱的时候只管爱着,有酒,有菜,有烟火,就能过日子。

  也爱三毛。坚韧、质朴的女子,向往简单和平淡,“一间农舍,几畦菜园”,“喜欢做手工,慢慢细细的做,给人一份岁月悠长,漫无止境的安全和稳当”,最重要的是,身边坐着她爱的人。

  三毛在沙漠开中国饭店,有一次做了粉丝煮鸡汤,欢欢喜喜挑起一根粉丝,告诉荷西,“这个啊,是春天下的第一场雨,下在高山上,被一根一根冻住了,山胞扎好了背到山下来一束一束卖了换米酒喝,不容易买到哦!”

  不由得被她逗乐。这个女子,实在有趣,春雨换米酒,说得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又诗意,又烟火,温暖着心情,温润着日子。荷西是幸福的。

  再读雪小禅,“早晨的春光。光线美极了。煮老白茶,加了枣,一屋子枣香和茶香”。烟火味,一旦染了茶香,便觉得清宁,有禅意,素清清的,浅盈盈的,淡然,幽静。仿佛,在茶香里安放一颗纯朴之心,人便不会老。

  风从窗口吹进来,茶烟散了,很轻,很淡,人在屋子里,读书,写字,插花,或者做针线活,听得老式挂钟滴答滴答轻响,闲静,清喜。

  如此情致,不知可抵几年的尘梦呢?

  爱着的女子,她们活得很真,心怀喜意过日子,且善于煮字疗饥,就连她们的文字,亦有淡淡的烟火味。这烟火气息的一丝一缕,萦绕在字里行间,有如“余音绕梁”,经得起时间的淘洗,亦经得起岁月的打磨,愈是磨洗,愈是温雅沉香。读着这章章节节的人,只觉得宁静欢愉,并不会生厌。

  有生之年,不如做个烟火女子吧,得失淡然,宠辱不惊。

  偏安于江南以南,有一个长满花草的庭院,有一个爱的人,而你,愿为他洗手作羹汤,言笑,低眉,淘米,煮饭,择菜,煲汤……如此温暖,此生足矣。

  作者:秦淮桑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