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一起走出母校

推荐人: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03-06 17:26 阅读:
1964年7月,我初中一毕业,打算扛上农具就守在县城的家挣工分,谁知不久接到武安县高级中学的录取通知书。

  在那个年代全县只有一座高级中学,全县40多万人口,一年才培养90个高中生,我已属于接受继续教育的佼佼者。可国家刚度过三年困难时期,我家吃饭还处在“瓜菜代”的状态。母亲长年有病,弟弟读小学,只靠父亲一天只有的三毛钱的工分收入,很难供得起我读高中。

  但我还是稀里糊涂地入了学,早上灌满进一碗南瓜高粱或玉米稀粥。上到两节课肚子就开始咕噜,饿的只盼着放学的铃声响,下学回到家下顿还是填不饱肚皮的饭,我决心退学挣工分,父母反对,但拗不过我最后还是同意了。

  我找到班主任、语文老师张大周,说出退学的打算。他语重心长地说:“建设祖国需要文化,不能失掉深造的机会。”张老师还告诉我,学校已决定免收我的学费(每学期3.5元),每月再给3元助学金。另外张老师批准我周六、每周日抽两天可到地里出工,但必须把课赶上。冲着张老师的那片心意,我勉强留了下来。

  又过了两个多月,一位初中同学在一家铁工厂去当合同工,他要我搭伴。我上学的心又动摇了。那天下午,上完自习课,趁教室无人,收拾好我的课本和文具,溜出校门,第二天就在铁工厂上了班,张老师和同学来了个不辞而别。

  此后,张老师每天晚上派出同学,三五一伙到我家做我返校的工作。他们讲学校的事儿,介绍学校课程进度,表白老师和同学对我的友情。最后,张老师领着四位和我关系最好的同学来看我。他们带着全班42位同学给我写的信,还带着一册崭新的《新华字典》送给我。字典的前页上附着张老师和全班同学的签名。最后落着一句话:“我们一同走出母校。”这册字典是全班同学凑钱买来的。张老师和同学对我的热情深深感动了自己,我含着泪告诉张老师和老师,我一定和同学一起走出学校。

  回到班上,张老师在全班会上讲说了欢迎我返校话语。他大概怕再有同学退学,像慈父般地对我们讲:“我们走到一个班,有了读书的机会,咱们都要努力学习,决不能让这个课堂走失一名同学。少一名同学,将来国家就可能少一根栋梁!”

  后来,一场“文化大革命”开始,学校被迫停课闹革命。张老师虽没遭批斗,但列到“臭老九”的行列。我没有参加学校的派别,又告别了张老师,决定回家种田。张老师送出校门说:“没想到有今天,你到家也不能放松学习。”

  51年过去了,我没成为一根建设祖国的栋梁,命运安排我到煤矿当上工人,可在井下扛过木梁,铁支架,虽然事业没成,但对社会也有份贡献。那段学生生涯,虽然没得到什么文凭,但张老师为使我不辍学,献给学生的那份苦心以及他那种敬业精神,永远会鼓舞着我。

  作者:仙人球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