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没有爱情,只有青春

推荐人:华音流韶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4-30 10:19 阅读:
----夏果果《左耳》深夜日记

  坦白说,去看《左耳》纯粹是因为和雪漫的关系,而且是抱着看看而已的心态。因为,我从没看过她的书,也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左耳》会火。当然,这不会影响我们是朋友。既然是朋友,就要去捧场。

  可是,看了没一会,我就哭了。然后我给她发微信:坏坏,别人都在笑,劳资一个人刹不住车地哭。

  她问我:为什么?

  我说:这就是我的17岁。

  是的,劳资像个傻逼一样从头哭到尾。

  朋友圈有个90后的小妹妹说:“为什么我全场都在笑,好没逻辑的说话啊。'死了就死了,那么多钱呢。死了就死了,缺胳膊少腿了怎么做歌星?'”

  我说:因为那不是你的青春。

  那个年代的不够叛逆的叛逆,那个年代活得纠结的挣扎,那个年代的蠢蠢欲动却又欲盖弥彰的认真。

  因为太过了解,所以才会在劝蒋皎时很认真地说些好像没头脑的话。

  因为太过了解,所以才会在蒋雅希访谈装逼的时候淡然而笑。

  那时候,我们不缺物质,却也没有更好的物质。那时候,我们不懂爱情,却能因为喜欢一个人而不顾一切。那时候,我们假装玩世不恭,内心却有最纯净的温暖。那时候,我们疯狂的渴望被爱,却不懂谁才是我们应该珍惜的人。

  所以,黑人多么吊儿郎当却爱死了吧拉。所以,吧拉可以没原则地为了张漾去伤害许弋。所以,许弋失心疯般地着了吧拉的道。所以,小耳朵倔强地走在许弋背后,又倔强地和吧拉成为闺蜜。

  每个人都没有逻辑和章法地自导自演着。哦,还有一个经常被我们遗忘的尤他表哥。

  可又多么入骨地真实。如果你走过那一遭的年纪。应该还记得。在那个年代,在那样的17岁里,我们除了自己,一无所有。我们爱过,却从没有过一段完整的爱情。被压抑的内心时而激烈时而柔软。那些能说出的和不能说出的都被扭曲成一个又一个似是而非的心结。

  所以,我是那么地喜欢着吧拉。成长的环境却只能也只会把我变成“小耳朵”。只是,内心的吧拉,才是17岁最不能抹去的心魔。

  明明是初夜,非要假装自己是不良少女的她。看呀,多么放得开,多么无所谓。却因为一句心上人“吧拉,婊子”完全崩溃,甚至等不及听到一句解释就手足无措。

  这就是青春,再不羁的外表也是单纯的心。

  也做过吧拉,肆无忌惮地站在他面前宣告:我喜欢你。只是最终还是选择了像小耳朵一样默默付出再不辞而别。

  17岁,爱过,也被爱过。辜负着,也被辜负着。因为年代造成的矛盾个性,就那样走马灯般互相伤害着自己与对方。

  似乎,每个人都有过一段,却从未有过完整的一段。

  所以,有些话,永远都没有答案,也无须一定要亲耳听到。

  所以,我永远不问吧拉最后一句是什么。也不想知道到底张漾最后说了什么。

  左耳,听不到甜言蜜语,也听不到爱恨是非。

  左耳,能听到的是彼此会心一笑,也是内心里永无法说出的秘密。

  走出影院时,前面有人说:真奇怪,也没啥特别煽情的,为啥我就哭了。

  我低着头抹了一把眼泪。给等着我给意见的一个朋友回微信:

  “我无法用好坏来衡量这部影片,因为我完全被带入一种忽略演员演技忽略剧情设置忽略台词逻辑忽略画面音乐的状态里。这就是一个完整的青春,真实的17岁。主线和主角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和青春。如果你根本没有过或者不想去触碰那时的你。那就别去看了。”

  17岁,大多数的我们,有的只是青春。

  17岁,我们的左耳处于失聪。

  17岁,没有甜言蜜语,只有认真的青春。

  17岁,无需专业技巧,无须精湛演技。只需要认真地娓娓道来,就已经是最精彩的影片。

  17岁,我们像小耳朵一样走过,却在心里葬了一个勇敢的吧拉。

  17岁,我们以为爱的是许弋,再回首,才知道,被刻在心里的其实是张漾。

  17岁的时候,如果我看过《左耳》。今天,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呢?

  作者:饶雪漫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