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想念麦香

想念麦香

推荐人:匿名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6-03 12:04 阅读:
“布谷!布谷!”布谷鸟嘹亮的叫声在天空划过,不知不觉故乡的时序悄然走人五月麦黄的季节,我仿佛嗅到了那种熟悉亲切的麦香,从故乡的田野、麦场上丝丝缕缕的传来,闭上眼睛想象,蓝天下金黄色的翻滚的麦浪,一直涌到天边,壮阔的无边无际……

  家乡的麦收季节,在芒种前的半个多月就开始准备了,先准备打麦场,清理出一块闲置的空地,整平,用碌碡把小坷垃碾碎,均匀地撒上一遍清水,再在上面撒一层麦糠,用碌碡压实,赶平,下一场小雨后,村南村北响起了吱吱悠悠的碌碡压场的声音,这仿佛是一首乐曲的小过门,在山村之间唱和,集市上也忙碌起来,卖麦叉、麦耙、木锨的人多了起来,镰刀、磨刀石、草帽是每家必备的工具和用品,麦收季节是一个繁忙劳累的季节。

  开镰了,随爹娘一起来到成熟的麦田,早上的空气有些清凉,夹杂着一阵阵麦香轻轻扑面而来,爹娘都是生产队里练出来的好手,每人揽几垅麦子,挥着镰刀,蹭蹭地向前赶,没用多久就把我们撂出老远,仿佛他们使用的镰刀格外锋利一样,太阳升起后,热浪笼罩这大地,汗水在脸上悄悄划落,这个时候我才深深地懂得辛苦两字怎样写,我所感受的都是疲倦劳累,眼前的麦垅仿佛无穷无尽,没有尽头,从父辈的脸上看到的却是绽放的丰收的喜悦。

  在劳累艰辛的麦收过程中,有时也会发生一两件有趣的插曲,正在割着麦子,不晓得从那块地里窜出一只野兔,最先发现者大呼:“兔子!兔子!逮野兔子!”扔掉镰刀,撒腿朝野兔追去,紧接着许多附近的人加入到追逐野兔的队伍中,田野里一下子停下了麦收的节奏,人们直起要来,看这一场有趣的人兔赛跑,爹这个时候从不去追野兔,他有他的道理,两条腿的人怎能跑过四条腿的兔子?,果真人兔赛跑的结果是兔子获胜,它飞快的身影最终跑入茂密的芦苇荡和长满树木的沟沿中,空手而归的人们,说笑着,全当锻炼了一下身体。我最希望的是在麦田的某一处,能割出一窝鹌鹑蛋,或是一窝刚出壳不久的野鸡,同样成年的野鸡你别去逮,尽管它飞的不高也不快,你永远也追不上,却被它诱惑着欲罢不能的追下去,最后还是空手而归。

  最妙的是在地头,发现小沟里的水不多了,有鱼有虾在水里游来游去,岸上的人看的清清楚楚,卷卷裤脚逮鱼吧!,最初就我们几个小孩子在逮,几个大人后来也加入到抓鱼的行列里,鱼逮光了,连泥鳅、蛤蜊、田螺都不放过,然后到田埂上分战利品,然后每家的餐桌上又增加了一道美味。

  在麦收过程中我最头疼的是打麦场、扬场,这也是麦收的主旋律,收割后的小麦运到麦场后,趁着天气好凉晒在麦场上,然后找来带着铁碌碡的拖拉机打场,打完头遍后用铁叉把下面的翻上来在打一遍,这个季节拖拉机是最吃香的了,许多晾晒好的麦场等着去打,农户们跟在拖拉机的后面排号。

  打好后的麦场,用铁叉把麦穰挑到一边垛在一起,日后用做柴火用,也可当做牛羊的饲料,剩下的麦糠和麦子堆在一起,趁风好用木锨扬起来,把糠和麦子分离开来,如果碰上天气不好,有雨,准是一场忙碌,家家抢场,把散落的麦秸垛在一起,用草苫盖好。劳累后的人们,躺在柔软的麦草上,嗅着那一缕缕淡淡的麦草散发出的清香,感觉生活是如此的充实和幸福……

  “布谷!布谷!割麦插禾!”布谷鸟在提示着我,故乡的麦收又到了,我只见大型联合收割机在故乡的麦地里奔走,镰刀和铁叉已退出岁月的舞台,没有了往日的艰辛和劳累,也没有了往日的激情,仿佛打了一个盹的光景,故乡的麦收就结束了,阳光下挥镰割麦的画面真实的仿佛就在昨天,我却无缘和故乡的小麦进行一场深情、劳累、满足和幸福的对话,家乡的小麦从我把麦种播下地,我只去看过它三次,第一次是去看它苗出齐了没有,第二次是去看它抽穗了没有,第三次是去收获,平时它都在哪里默默生长,最后给我的是沉甸甸的果实。

  那年我们在南方的一家机械制造厂里打工,麦收季节到了,伙伴们纷纷请假回乡,老板不明白,来回的路费加上请假期间的工资,足够买到收割的那些小麦了,即使过了麦收,也要回家看看,又怎能真正的融入到都市的生活当中呢?老板不理解,我们也不理解我们这一群人的心思,走出黄土地却无法割舍下黄土地上的依恋,总要留出一份时间去回望故乡的麦田,守望的不仅仅是一份执著、感恩,还是一份永远不应该舍弃的情感……

  我想我们这一群人是特别的吧!能拥有农耕时代麦收的记忆和情感,不管生活怎样变迁,做一名故乡麦田的忠实守望者,亲亲故乡麦田的那一缕芳香,我想我应该保留这种记忆和情感……

  作者:阳都老幺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