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感悟生活 > 随想

随想

推荐人: 来源: 美文阅读网 时间: 2015-05-19 11:24 阅读: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题记

  时至初夏,这时节的北方本该烈阳千里,一片干旱,只等小麦成熟,之后才进入湿热的三伏天,然而雨水却似乎等不及。这提前到来的雨水,让北方的夏天有了一丝梅雨季的味道。在这种季节里,就该恬淡的听听安静的歌,品品微苦的茶,然后在晚上和朋友聊聊心事,下下棋,喝点甜酒,最后在微醺中睡去。

  这是赵氏诗中的生活,恬淡,自然,不加任何修饰。却有一种引人入胜的魅力。闲云野鹤一般,潇洒地活一世,来去无甚牵绊,自由洒脱。然而,现实的生活却不尽如此,烦恼总会不请自来,周遭的人和事,如漩涡一般,而在其中苦苦支撑的你,疲惫不堪。

  于是,有人选择归隐,如五柳先生那般,追随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时的初衷,纵使“环堵萧然,箪瓢屡空”,也依然不改其志。给自己的心以自由,在苍穹之下,放飞理想。勇敢地挣脱物质与世俗的牢笼,还思想以解放,这样的人,令人敬佩。

  出世是需要勇气的,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放得下“功名利禄”这四个字。故此,古往今来,能够真正出世,安贫乐道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然而,当一个人厌倦了这世界的蝇营狗苟之后,入世便显得更加难能可贵。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是需要极大的决心与意志的。而支撑这一切的,往往是一个不甘屈服的灵魂。

  于是,有人选择入世,投身于这个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汹涌的市井之中,坚持着心中的梦想,不为外界的诱惑所动摇。如同堤坝一般,长年累月的经受着波涛的摇撼,却依然坚定不移。然而,这样久了,心总会累,入市的人尤其需要排遣心中的愤懑。“余常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这是希文先生的疑问。当他站在岳阳楼之巅,极目远眺那烟波浩渺的洞庭湖时,这样的疑问从他的心底升上来,似是问天,又似是自问,在这物我两忘的境界中,自然给了他答案——“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因外物和内心的缘故而或喜或悲。这就是至理。

  从南宋到而今,近一千年来,希文先生凭借一篇《岳阳楼记》横绝古今。太多的人或懂或不懂的吟咏着那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感叹着希文先生普济众生的胸怀,却并未发现这两句近乎道的哲理。忘却外物,也忘却自身,物我两忘,而又相与为一,以大胸怀,大气量,去包容,去理解。这样,就能“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继而,就能平和,找到一种介乎外界与内心的均衡。

  暮的,转念想来,在这个暑气难当的夏日,若是怀着这样的心态,与朋友在一起,无喜无悲的听听安静的歌,品品微苦的茶,聊聊心事,下下棋,喝点甜酒,再小憩一会,到当真是惬意非凡啊。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