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狼图腾》有感

推荐人:匿名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11 21:50 阅读:
这几天读了《狼图腾》,第一次看它是在初中的军训,旁边上铺的一个同学带了一本大厚书,就是《狼图腾》,当时借来看了两眼,内容是狼群捕食马群的一段,没认真看,不过感觉狼还是挺聪明的。后来这本书太厚了,就没有继续读,所以到这次读《狼图腾》之前一直觉得这本书是写狼群有多么聪明,大概和“列那狐的故事”差不多吧。但是真正通读完了这本书后才发现和我以前的理解大相径庭。

  作为小说,语言很重要。开始读上这本书就是爱不释手,为什么呢?一上来作者还没有交代主人公,也没有详细介绍文章中的人物,立即进入到老人和陈阵观察狼的围杀行动。之后就是隔两段就岔开话题介绍一两个人物,始终不大段地描写狼群的包围,最后人物交代的差不多了,作者又重新把我的视线引回了狼群的进攻。从这时开始我就被作者牵着走,沿着作者笔下的线索阅读。当然,如果语言枯燥,那肯定不会吸引我的注意力。不过在这边文章里可是妙趣横生。文章里有一段说,他们煎野鸭蛋喂小狼,结果小狼一口吞了下去,这是我脑袋中划过一个景象,猪八戒吃人参果,两个景象重叠在一起我把自己逗乐了,然后作者写“没准狼的味蕾都长在胃里了。”这么风趣的语言可不是在书房里干想出来的,看来作者当时的生活一定很幸福,很快乐。

  说到文章内容,通过编者荐言,我得知了文章中的主人公就是作者姜戎,但是因为这是小说,可能会有一些改动,所以还是勉强地称主人公为陈阵吧。

  陈阵刚刚到达草原时,作为一个啥也不知道的北京知青,认识了在内蒙古生活了半辈子的毕利格老人,称之为阿爸,可见两个人的关系只近。一个是地地道道的汉族人,一个是地地道道的蒙古人,这两个人碰在一起又会出现什么样的火花呢?幸运的是,正如他们称呼的那般,这两个人仿佛是亲戚似的,互相关心,除了一些小矛盾,并没有出现大的问题,所以陈阵在老人眼中不是一个打扰草原的“外来户”。

  文章里有很多东西都是潜移默化的,例如陈阵收养的杀狼狗——二郎,最初它因为经常吃活羊,危害牧民的生活,所以没人要他,等陈阵收养它后,他最开始还不见有多少好转,还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活羊,而且对于陈阵的给予不像其他狗一样摇摇尾巴表示感谢,它从不感谢,后来在陈阵收养小狼后,二郎一点点变得正常,开始活跃起来,注意力也离开了羊群,对于陈阵的喂食也开始有了感谢的动作。不过狼群的变化更为明显,从最开始对黄羊的大捕杀,这是为民除害,可是从“农区”过来的人丝毫不理会,继续杀狼、套狼崽、抢夺狼最下的食物。狼群也从原来与草原人和睦相处变为了对草原人和汉人这个团体的报复。狼群越报复,不懂事的人就越来越恨狼,也就更积极地去杀狼。就这样不断恶化,人和狼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所以至此又引出了一个新的变化,也可以说是一个新问题。狼——维护草原的使者,变得越来越少,草原也就越来越脆弱。旱獭(这字原来念 “ta”啊,我念了一整本书的“lai”??)子、草原鼠、黄羊因为没有了天敌,所以在草原上大肆繁殖,这些都是破坏草场的动物,所以草原的草越来越少,当人们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就开始捕杀这些旱獭子,一直榨取草原的财富,这样过度的汲取超过了草原可以接受的极限,所以草原上的动植物越来越少,食物链也被人们打断了,草场变得千疮百孔,也一点一点转为荒漠化,寸草不生。原来的大草原也渐渐变成了戈壁滩。我想草原的变化是这三者之中最重要的,因为草原毁坏了就没有人、没有狗、没有狼,一切都会消失。不过我想狼也许能代表草原,因为它在草原中是最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没有狼,草原将变得没有生机;没有狼,草原失去了这样强大的清扫“装置”,将变得横尸遍野,臭气熏天;没有狼,所有的动物不能和平发展生活,食草动物会啃食草场,并大量繁殖,使草原变得更加恶化,老羊病羊得不到处理,瘟疫会在牛羊群之中大肆传播,牛羊群也会遭到灭顶之灾。草场破坏, 草原中体型可以称得上最小的蚊子就没有地方生存,蚊子大量减少,动物就会席卷整个草原,因为只要有蚊子在的草场对于吃草动物都是一种折磨,不吃草会饿,吃草需要冒着被叮的折磨和蚊子所带病毒感染的危险,所以这样在蚊子大量存在的草地总是保存的特别完好,但是没有了蚊子,结果肯定不容乐观。草原鼠和旱獭子猖獗发展,草地变得像网格一样,牛马羊将会变得无从下脚。这样一系列的恶化将是毁灭性的。祖祖辈辈在那里生活的草原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也作为在仔细了解草原狼之前,可以被暂时定义为最聪明的动物,而对草原进行力所能及的保护。但是生活在所谓“中原”的汉族人到达了草原之后,丝毫不顾及草原的传统,无节制的破坏。人们的大脑里充斥着劳动两个字,希望用辛苦劳动改善自己的生活,可是他们忘记了保持平衡,人们被唯物主义冲昏了大脑,每个人只想着看得见摸得到的实物,做事只用手,不用脑子,作为外来者,霸道地占领了草原,并且大肆破坏,让人哀叹。

  在文章中谈到的另外一个重要元素是人性。所谓“人之初,性本善”,意识是说人生出来本性其实是一样善良的,其引申义就是人性其实还是得看后天造化的。人活在什么样的环境、做什么样的事都是对自己本性的一种修缮。其实说来在人还是人猿的时候人们肯定还不会种地,肯定连刀耕火种都不知道,那时“人”的生活是一种狩猎生活,也就是和狼一样的生活方式,所以那时的“人”都有着无可非议的狼性,但是后来人们发现这种生活真的是太累了,所以发明了安逸的农耕,所以以后再也不用冒着生命危险早出晚归,只要守着自己手里的那片地,所以一点一点改变,渐渐地进化到了现在的人。文章从始至终都在说人性,从最开始草原人说草原人有游牧文化的狼性,而汉人有的只是农耕文化的羊性。肯定是到后来陈阵也同意这个想法,这之中的内容看来不小。狼吃肉,羊吃草,这便有了本质的区别。另外文章中有所交代的是,再一回狼吃绵羊的时候,根据绵羊群的表现做了形象的比喻,在狼吃羊的时候,其他绵羊只是围成一圈默默无声地看着狼在教师自己的同伴,作者以此将这个景象发散到日本人屠杀中个人的时候,没有人站出来,都在一旁看热闹。我还不能在一个特别好的角度考虑问题,想东西总是有些偏激。在这里我把狼性和羊性用自己的想法解析一下,在我看来,狼性就是勇猛、不屈和聪慧,而羊性则是胆小、懦弱和愚笨。对于勇猛和胆小的对比则可以谈到抗日时期,那时的人可以暂时看为两种,一种是无所畏惧的壮士,另一种则是畏首畏尾的汉奸,前者代表狼,而后者代表羊。如果人们不是那样胆小和懦弱就不会去屈服于侵略,也不会去当汉奸背叛自己的祖国,要有狼那样的激情,该出手时就出手。另外说狼聪慧而羊愚笨并不是说羊傻,而是它的思维很不全面,想东西总是不能看全大局,只是着眼自己的一小片,有点像是当时的汉族人坐吃山空,为了发展而发展。所以我觉得应该学习那种狼的大局观,把问题看全面。文章中提到合理释放和驾驭狼性,所以在学习了狼性之后就要控制狼性,过度释放狼性的例子就是“文革”,人们在帝国主义殖民和国内的领导连连腐败终于爆发了,人们站起来当了红卫兵,批斗一切危害社会的东西,比如教书的人,比如饱含知识的书,这样又偏激地危害了社会,由此看出,在长期的羊性生活之后人们对于狼性已经失去了原来的理解,按照羊性生活了那么久,致使爆发狼性的时候并不是那么全面,虽然有了勇气,可是没有狼的那种大局观,脑子里还是羊性的思想,不知变通。

  写了这么多,前后一看,发现我的思想是那么偏激和片面,所以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完好无损的饱含丰富多汁的羊性的“中原”人,我何时才能变得有狼性那样的勇敢、不屈和聪慧呢?何时才能有那种大局观呢?这些我不得而知,但我读过了这篇《狼图腾》发现了一些我可以改善的方面,当然,最好的就是去草原,真真正正地去哪里自己生活两年,亲身体会两年,这样也许会对我有一些帮助。

赞助推荐